当前位置:stapleton的激情戏 > 36e巨臀足球宝贝 >
D114杜甫五古《发同谷县》读记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1-04-23 15:59

杜甫五古《发同谷县》读记

(幼溪西)

发同谷县

贤有不黔突,圣有不暖席。况吾饥愚人,焉能尚安宅?

起来兹山中,息驾喜地僻。奈何迫物累,一岁四走役。

忡忡去绝境,杳杳更远适。停骖龙潭云,回始白崖石。

临岐别数子,握手泪再滴。友谊无旧深,穷老多惨戚。

平生懒拙意,偶值栖遁迹。去住与愿违,抬惭林间翮。

本诗原注:“乾元二年十二月一日自陇右赴剑南纪走。”杜甫从秦州起程是“十月交”。(杜甫《发秦州》:“汉源十月交”。)到了汉源县寒硖,已是“仲冬交”。(杜甫《寒硖》:“况当仲冬交”)。到了汉源石龛下时仍是“仲冬”。(杜甫《石龛》:“仲冬见虹蜺。”。这么算来,杜甫同谷客居时间还不及一个月。倘若不是有稀奇的因为,数九寒天且临近岁暮,杜甫会做出这个选择吗?

贤有不黔突,圣有不暖席。况吾饥愚人,焉能尚安宅?

黔突:黔意暗。突指烟囱。《淮南子-修务训》:“孔子无黔突,墨子无暖席。”《答宾戏》(汉-班固):“孔席不暖,墨突不黔。”原意是孔子、墨子四处周游,每到一处,坐席没坐暖,灶突没熏暗,又匆匆地到别处去了。

安宅:即安居。《鸿雁》:“虽则劬(qú)劳,其究安宅。”《求通亲亲外》(魏-曹植):“安宅京室,执鞭珥(ěr)笔,出从华盖,入侍辇毂(gǔ),承答圣问,拾遗旁边,乃臣丹诚之至愿。”《送李校书》(唐-杜甫):“乾元元年春,万姓起安宅。”

大意:贤者墨子、伟人孔子每到一处,都是烟囱尚未曛暗坐席尚未坐暖就又匆匆起程。况吾一个又穷又愚之人,岂能永远安居?(尚:久。)

起来兹山中,息驾喜地僻。奈何迫物累,一岁四走役。

息驾:即息驾。停下车马。借指栖隐。《积草岭》(唐-杜甫):“卜居尚百里,息驾投诸彦。”《云林与多真吟》(魏晋-杨羲):“乘飙溯九天,息驾三秀岭。”《隆中》(宋-曾巩):“孔明方微时,息驾隆中田。”

物累:外物对人的拖累。《庄子-天道》:“故知天笑者,无天仇,无人非,无物累,无鬼责。”《…赠杜幽素》(唐-李峤):“高情物累遣,逸气烟霞飞。”《赠朱省郎》(宋-郑獬):“舍去万物累,健翅天地回。”

走役:指因服兵役、劳役或公务而出外跋涉;泛称走旅,出走。《陟岵(hù)》(先秦-诗经):“予子走役,夙夜无已。”《盐铁论-备胡》(汉-桓宽):“走役戍备,自古有之,非独今也。”《别》(魏晋-答玚):“走役怀旧土,悲思不克言。”《估客走》(唐-李白):“海客乘天风,将船远走役,譬如云中鸟,一去无踪迹。”

大意:刚开起来到同谷山中(或是指积草岭),爱这边地僻想栖隐于此。然而终为一家人衣食所迫,不得不开起今年的第四次走旅。(杜甫乾元二年春从洛阳至华州,秋从华州至秦州,冬从秦州至同谷,岁暮又要从同谷赴成都,故曰“一岁四走役”。)

忡忡去绝境,36e巨臀足球宝贝杳杳更远适。停骖龙潭云,回始白崖石。

忡忡(chōng):不快貌。《草虫》(先秦-诗经):“未见正人,郁闷心忡忡。”《仇歌走》(唐-李白):“肠断弦亦绝,悲心夜忡忡。”《贺雨》(唐-白居易):“郁闷勤不遑宁,夙夜心忡忡。”

骖(cān):本义独辕车所驾的三匹马;驾车时在双方的马;泛指马。《说文》:“骖,驾三马也。”《大叔于田》:“两骖如舞。”《新亭渚别范零陵云》(南北朝-谢朓):“停骖吾怅看,辍棹子游移。”《临江》(唐-王勃):“去骖嘶别路,归棹隐寒洲。”

绝境:阻隔之地;失看之境;绝佳之境。《桃花源记》(晋-陶潜):“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阳世隔。”《游歙州兴唐寺》(唐-张乔):“山桥通绝境,到此忆天台。”《九日送洛阳李丞之任》(唐-戴叔伦):“为文通绝境,从宦及良辰。”

杳杳:幽远貌。《九章-悲郢》(先秦-屈原):“尧舜之抗走兮,瞭杳杳而薄天。”(抗走:高尚的德走。)《感遇》(唐-张九龄):“胡越方杳杳,车马何迟迟。”

远适:远去。《别》(魏晋-答玚):“远适万里道,归来未有由。”《晓发公安》(唐-杜甫):“舟楫渺然自此去,江湖远适无前期。”《石门山》(南北朝-刘子房):“远游适绝境,艰难困走役。”

大意:郁闷心忡忡地脱离这令人失看之地,走向更添迢遥的地方。驻马停车在云雾缭绕的万丈潭边,回始遥看飞龙峡上白色的巨石。

临岐别数子,握手泪再滴。友谊无旧深,穷老多惨戚。

岐:通“歧”。《美女篇》(魏-曹植):“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发湘州赠亲故》(南北朝-吴均):“相送出江浔,泪下沾衣襟。何用叙别离,临歧赠益音。”《杜少府之任蜀州》(唐-王勃):“无为在歧路,子女共沾巾。”

惨戚:哀伤凄苦。《答李陵诗》(汉-苏武):“郁闷心常惨戚,晨风为吾悲。”《北上走》(唐-李白):“惨戚冰雪里,悲号绝中肠。”

大意:临走路口握别数友,双眼相看泪水滚落。不论友谊长短和深浅,看到吾又穷又老,他们都哀伤凄苦。

平生懒拙意,偶值栖遁迹。去住与愿违,抬惭林间翮。

懒拙:疏懒愚昧。《发秦州》(唐-杜甫):“吾衰更懒拙,生事不自谋。”

偶值:未必遇到。《酬厉少尹徐舍人见过不遇》(唐-王维):“偶值乘篮舆,非关避白衣。”(篮舆或相通轿子。)《上下七盘》(唐-裴夷直):“商山半月雨漫漫,偶值新晴下七盘。山似换来天似洗,可怜风日到长安。”

栖遁:避世隐居。《游长宁公主流杯池》(唐-上官婉儿):“寄言栖遁客,勿复访蓬瀛。”《过太乙不都雅贾生房》(唐-王维):“昔余栖遁日,之子烟霞邻。”

抬惭:参阅:《起作镇军参军经弯阿》(魏晋-陶潜):“看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答魏子悌》(魏晋-卢谌):“顾此腹背羽,愧彼排虚翮。”

大意:平生本质疏懒愚昧,正好遇到正当隐居之地。脱离同谷并非吾愿,抬看林间栖鸟吾顿感羞愧。

这始诗分三层。始层8句。写离同谷缘由。上4句先诙谐。说伟人孔子贤人墨子也是仆仆风尘来去匆匆,吾凭什么“尚安宅”?下4句说缘由。吾刚到同谷时说过爱这边,正本是决定在这边“息驾”的。(《积草岭》(唐-杜甫):“息驾投诸彦。”)但没手段,实在是迫于“物累”,一家人缺衣少食,不得不脱离。为何会被“物累”呢?这边没说。但在《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始》中,杜甫已说过这边有“白狐”“黄狐”“蝮蛇”。第二层也是8句。写告别。告别时的情感是郁闷心忡忡。对要去的地方也很迷茫。临别了仍贪恋这边的山水,不舍这边的旧交新知。这些良朋看到吾穷老的样子个个都很哀伤。末了4句为第三层。说给这些同谷良朋的。吾平生乃“懒拙”之人,不爱折腾。未必到了同谷,遇到了这个正当隐居之地。倘若不是迫于“物累”,吾怎么会舍得脱离?昂始看林间的鸟儿,很羞愧吾还不如它们,它们能按本身意愿决定“去住”啊!(答对照《发秦州》来读。那时还有“大哉乾坤内,吾道长悠悠”的感觉。杜甫现在对异日的感觉只剩两个字:“杳杳”。)

stapleton的激情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