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stapleton的激情戏 > 新金梅全集1一5集手机观看电影mp4高清电影在线观看 >
含香含态醉春晖——咏牡丹古诗词赏析(五)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1-04-23 16:02

图片

       含香含态醉春晖       ——咏牡丹古诗词赏析(五)      川     雪

唐宋以后,咏牡丹诗词有所降温,不过仍有一些具有特色的佳作。

元代诗人元益问的《紫牡丹三首》(其一),极写紫牡丹之美:

金粉轻粘蝶翅匀,丹砂浓抹鹤翎新。                    

尽饶姚魏著名早,未放徐黄下笔亲。                    

映日定答珠有泪,凌波长恐袜生尘。                    

如何借得司花手,偏与阳世作益春。

这是元益问《紫牡丹三首》中的第一首。牡丹,素有“花中之王”的盛誉。据说吾国古时牡丹品种极众,众至三、四百种。有红、黄、紫、白、绿诸色。单是紫色的就有魏家紫、紫绢、墨葵等数十种。此诗所咏的紫牡丹很像是名种“紫绢”。“紫绢”瓣薄如绢,色作紫红。

首联“金粉轻粘蝶翅匀,丹砂浓抹鹤翎新”,极似“紫绢”秀色。“蝶翅”,形容紫牡丹的花瓣薄如蝶翅,金粉轻沾。花瓣的颜色,又像是浓抹了丹砂的鹤翎相通洁雅清亮。如此俊物,如此佳色,引出一番比照,几度遐想,引出诗人赏心美观之余的甜津津的迷惘。

“尽饶姚魏著名早,未放徐黄下笔亲”,颔联以牡丹花的两个最珍贵的品种作比,又以花鸟画的两位最著名的画家相衬,把紫牡丹的审美价值推向了极处。“姚魏”即姚黄、魏紫,古有“姚黄为花王,魏紫为花后”之说。“徐黄”即徐熙、黄筌,古有“黄家富贵,徐家野逸”之说。这两句诗的有趣是,尽管“姚黄”、“魏紫”著名很早,但它们比首这株紫牡丹来却照样稍逊一筹。纵使徐熙、黄筌新生,也很难描摹出这株紫牡丹的风韵、神采。

颈联依诗人主体认识的感悟,以“定答”、“长恐”二语将紫牡丹置于拟想的自然景不都雅的行动变幻之中,既照答首联对审美客体的静态不都雅照,又为尾联“天问”式的结语做了铺垫。“映日定答珠有泪”,隐现着“紫牡丹”花含晓露、映日生辉的动人风采;;“凌波长恐袜生尘”,化用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之句,勾勒了紫牡丹轻盈欲飘的娇美姿态。

“如何借得司花手,偏与阳世做益春”,尾联两句看似“疑问”句式,黑含“感叹”语意。由于花儿太美了,由花而装点的春色太令人沉醉了,使人感觉益像非阳世事,于是这种超乎人们清淡认识之外的美便引发了顺乎人们惯常思想的疑问:微妙的造化是如何借了司花之手,出乎清淡地给阳世送来这般美妙的春花,使得阳世饱餐秀色而忘郁闷的呢?

此诗组织纤巧,现象生动。最先是纤巧地转换审美不都雅照角度,众层次地塑造审美客体现象。比如,首联做工笔式描摹,颔联转成比照式评价,颈联把动态勾勒寓于拟想之中,尾联又以疑问的手段外达了蜜意的感叹,从而使紫牡丹现象忽而拉近,忽而推远,忽而清亮可见,忽而扑朔迷离,造成了极富魅力的美感奏效。同时,在角度的变换中又议决“轻粘”、“浓抹”、“尽饶”、“未效”、“定答”、“长恐”、“如何”、“偏与”等词语首承转相符,外现了诗人跌宕首伏、富于韵律感的内在情势,增补了诗人向读者传递美感新闻的力度。

元代词人段成己的《江城子》,外现了玩赏牡丹的雅兴:

东园牡丹怒放,二三子邀余饮花下。酒酣,即席赋之。

      水南名品几时种?映池台,待谁开?答为诗人着意巧安排。调护正须宫样           锦,遮丽日,障飞埃。

       晓风吹绽瑞云堆。仇春回,要诗催。醉墨淋漓,顺遂洒琼瑰。归去不妨簪         一朵,人也道,看花来。

这是首玩赏牡丹的词,写来清亮流畅,问答自若,清新如话,而且洋溢着一种萧洒爽朗的气氛。吾国古典诗词众有一种淡淡的悲愁,像云云豁达喜悦的作品尚不众见。 以上特点和词人的处世态度是分不开的。词人于金悲宗时首中进士,金亡隐居不仕。他看破了朝政的倾轧昏黑,故能萧洒物外。他的一些诗句,如“长安倦客,不堪重整旧朝衣”(《看月婆罗门引》),“百年光阴少顷间,镜中看,鬓成斑。历遍阳世,万事不如闲”(《江城子》),都披露了这种情感。

诗一路先,作者即一连挑出题目:那珍贵天下的洛阳牡丹(洛阳在黄河南,以牡丹之珍贵甲天下,故其牡丹可称水南名品)何时开、为谁开呢?然后自答,答是为诗人而开,是(上天)纤巧的安排吧。一个“巧”字,特出了赏花机遇的可贵。谢灵运云:“良辰美景赏心笑事,四者难并”,此时四者俱来,岂不是天意的著意安排。由此词人挑出答当用宫锦做一个尘障,以为牡丹遮日障尘,外示了惜花之意。       

下阕写晓风把花团锦簇的牡丹吹绽了,雷联相符片(堆)五彩云霞(瑞云,五色之云)。怕春天匆忙回去,以是词人要诗人做诗催花快开,以便尽情不都雅赏。当诗人酒醉赋诗,笔墨酣畅之际,那诗中的奇词丽句,正如一朵朵琼瑶美玉,诗花将交相辉映。末了词人又诙谐地叮嘱与会者(二、三子),回去不妨每人簪一朵花,有人问时也益回答是:赏花归来。诙谐而富有情趣。

词中有两种用典:一是锦障。《晋书》载:石崇与王恺、羊琇斗富,王恺做紫丝布步障四十里,石崇做锦步障五十里。不过石崇的锦步障用来遮人,这边用来护花。二是催花。《羯鼓录》载:明皇尝于二月初,命羯鼓临轩纵击,自制弯《春光益》,催花早发。早以笑弯催花,这边则是以诗催花。两处似用典,又似未用典,由于不懂典故由来,对诗意的领略玩味不会有众大的影响。这正是此词的浅易流畅之处。

再看元代诗人李孝光的《牡丹》:

         富贵风流拔等伦,百花矮首拜芳尘。

         画栏绣幄围红玉,云锦霞裳涓翠茵。

         天是有各能盖世,国中无色可为邻。

         名花也自难造就,相符费天工万斛春。

诗中表彰牡丹超凡脱俗、居百花之首的昂贵气质,及鲜艳艳丽的芳姿,赞颂牡丹在百花怒放后于暮春开放,不与百花争先的品格。

明代诗人李祯的《山中见牡丹》,写山中牡丹,别具匠心:                            

       不厌凶雨并乖风,且共山花作伴红。                       

纵在五侯池馆里,也许春去不走空?

唐宋以来,新金梅全集1一5集手机观看电影mp4高清电影在线观看牡丹不息是诗人们寄予密集有趣的题材。有的写其颜色,有的写其情态,有的写其芳香。这边有短笺幼诗,也有鸿篇巨制,个中脍炙人口者,已习以为常。这就使后继的诗人倍觉艰难。

这个被唐宋元的诗人搜索枯肠做过了的题现在,到了明代诗人手里,其难以下笔也就可知。然而,诗人居然能独出新裁,翻出新样,拈出《山中见牡丹》的题现在。城里的牡丹,早已被人所熟知,“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花开时节动京城”。而山中牡丹的风采,相对地说则稀奇人领略了。

诗人并异国描绘山中牡丹的浓艳和馨香,这方面,“古人之述备矣”,而是强调了两点:一是不谦凶雨乖风的坚强起义精神,一是并不狷介自恃而肯于顺俗的品格。

据《群芳谱》载,牡丹的品种有一百二、三十种之众,其中洛阳的牡丹冠天下。它们艳丽而又昂贵,但往往经不住风吹雨打。而山中的牡丹却不然,无主的花开花落,“不谦凶雨并乖风”,照样争芳吐艳,具有坚强的生命力。这一点是城里的牡丹所不及比拟的。

牡丹既被尊为花中之王,自然就身价百倍。山中的牡丹却不是云云,“且共山花作伴红”,以牡丹之尊之贵,肯与山花“作伴红”,确乎是难能可贵。

 明代诗人冯琢庵的《牡丹》,描写了初开牡丹的娇艳:

 数朵红云静不飞,含香含态醉春晖。                    

 东皇雨露知众少,昨夜风前已赐绯。

  这首诗是写牡丹初开时的动人情景。

“数朵红云静不飞”,以“红云”喻牡丹之繁之鲜,很清稀奇怪。这是诗人远看时的感觉。云彩是美益的,却又是飘忽不定的,人们赏识它,也只是可看而不走即,为之叹息。而目下那一朵朵犹如片片云彩的红色的牡丹花,却是静止的,尽可以知足人们的赏识。它们静静地伸张着本身的姿色,让人从本身的身上感觉到春天的时兴。云彩正本是起伏的,而牡丹却“静不飞”,这个“静”字,写出了牡丹爱静娴静的姿态,让人体会到一种郑重美。

“含香含态醉春晖”,则是从近距离的视觉嗅觉,写牡丹的姿美色香了。诗人从遥远走近牡丹前,尽情地去赏识它的姿色,却嗅到了一阵阵袭人的芳香气味。在近乎朦鲜明胧的氛围中,诗人仿佛觉得连明媚的春光都被牡丹花这色香姿美给沉醉了。这是借喻,实际上是诗人造牡丹的色香姿美倾倒了,沉醉了。“含香含态”,一是写嗅觉,二是写视觉,而“态”字就不光仅是怒放的花朵了,还有那些欲开欲闭娇羞半遮面的,以及正在吐芽露蕊的花骨朵了。

“东皇雨露知众少,昨夜风前已赐绯”,“东皇”,是指司春之神。“绯”,是红色。这两句写牡丹如此之美,肯定是司春之神宠喜欢它的终局。司春神真可谓偏疼益牡丹,你看它送给了牡丹众少阳光与雨露,并赐给了牡丹鲜红可喜欢的姿容。“昨夜风前已赐绯”,从时间上外清新牡丹花正值初开时节,它的颜色照样鲜美红艳的,正是蓓蕾初吐之日。这与首句“数朵红云”相呼答,都在表明牡丹还不妥怒放季节。而这早开的数朵红得可喜欢的牡丹花,却别有一番姿色,它的气味,它的形式,满有余令人沉醉了,何必更待怒放时节呢?诗人以赏识到早开的牡丹花的稀奇风韵为自夸,披展现本质早占春色时的甜美和美的享福感觉。

明代诗人李贽的《牡丹》,将牡丹比物化之美女西施:

             忆昔长安看花时,牡丹独有醉西施。

             省中一树花众数,共计二百单八枝。

诗人将牡丹比物化之美女西施,生动现象,比喻贴切。

明代诗人汪宗孝的《和陈夫人红牡丹诗次韵》,表彰红牡丹的无比艳丽:
深叶繁枝芘苑墙,红颜赢得配花王。 
风回盼盼筵间态,日映杨妃醉后妆。 
娇艳由来称覆锦,秾华答许傍沉香。 
也知春昼饶清赏,烧烛相看更断肠。
诗人先表彰红牡丹枝繁叶茂,花色红艳,实在配得上花王的称号。
    接着以杨贵妃醉酒后的艳服,描绘红牡丹的色艳,用覆着宫锦来形容红牡丹的娇艳,用沉香来比喻红牡丹的香浓。末了写诗人日夜赏花不尽的雅兴,进一步外现出红牡丹的无比时兴与无穷魅力。

 清代诗人程先贞的《黑牡丹》,表彰黑牡丹的稀奇之美:   

春烟笼宝墨, 天黑看来难。

恐奏清平调, 杨妃砚滴干。

明代以前未见有真实咏黑牡丹的诗篇。固然在苏东坡的诗中有“求为墨牡丹”(《墨花》)的诗句,但那是指墨画牡丹,而不是实际中的黑牡丹。

 “春烟笼宝墨,天黑看来难”,“春烟笼宝墨”,春烟指层层绿叶泛首的浮光,笼罩着墨团似的花朵,给人一种郑重深沉的美感。“天黑看来难”,一层有趣是写花色之黑,阴郁时兴之美;另一层有趣是写不都雅赏者对此花的玩味不弃。不然,谁肯天黑还来看花呢?非有天黑还想看的审美请求,才有天黑看来难的感叹。 

“恐奏清平调,杨妃砚滴干”,这两句都是引用杨贵妃的故事。据《杨妃张扬》记载,唐开元年间,宫庭内种种很众牡丹。唐玄宗令人将红紫通白的牡丹,移种沉香亭前,每逢花开时节,唐玄宗乘名马夜照白,杨妃坐步辇相从,诏李龟年率梨园学徒奏笑于前,诏李白作新词《清平凋》三首。“杨妃砚滴干”用的李太白醉写吓蛮书的传说故事中有唐玄宗御手调羹和杨妃磨墨等情节。由此可见,这末两句是借用故事,一是表彰黑牡丹之美,倘若“沉香亭前”要是移种的是黑牡丹,恐怕李白写情平调时,杨贵妃磨的墨会没的。表明黑牡丹比之“沉香亭前”的一切牡丹都美;二是一个“恐”字,又点出唐玄宗杨贵妃“沉香亭前”“糟蹋误国”的道理,通知人们不要遗忘前车之鉴。         

此诗题材清新,现象生动,含意远大,笔调自然流畅。

清代诗人潘韶的《咏白牡丹》,表彰白牡丹的素雅之美:    

千红万紫斗芳春,羌独生成雪白身。

似厌繁华存太素,甘抛富贵作清贫。

琼葩到底羞争艳,国色正本不染尘。

昨夜月明浑似水,只疑瑶岛集仙真。

此诗是诗人赏牡丹有感而发,这诗就是他的审美不都雅。他认为在花团锦簇的春天里,牡丹的艳丽是美的。而白牡丹雪白素雅,不贪繁华富贵,不与百花争艳,是真实的不染芳尘的国色天香,是集琼岛仙气于一身的真实的花王。

清代诗人周淑履的《绿牡丹和韵》,表彰牡丹的雅洁:                

平台冉冉黛初匀,不逐邻园斗丽春。

金谷芜秽成去事,风前犹想坠楼人。

诗人笔下的绿牡丹黛色初匀,甘葆绿色不与左右园林中的百花争艳斗丽。以前的金谷园已经芜秽萧索,而目下的绿牡丹就像以前坠楼的绿珠相通雅洁。

诗人表彰绿牡丹孤芳自喜欢,品格雅洁,外清新本身的喜欢益之情。

stapleton的激情戏
推荐阅读